主页 > 经营业务 >

梁悦:和体育广播一世

时间:2017-12-12 浏览:我要评论

  有一种说法,人最幸运的就是把自己的爱好变成了工作。我这样幸运了20年,现在仍然断断续续地幸运着。

  我从小喜欢听广播。记得那时有音乐赏析节目,播放的全是名曲,贝多芬的、柴可夫斯基的、德沃夏克的……我买了空白盒带用双卡录音机把喜欢的录下来。还通过广播学日语,除了问候语以外,我背的最熟的一句,后来国际台日语大腕姜平老师愣是差点没听出来。估计是那句话的时代印记太深了:“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当然我最痴迷的是体育广播,每天中午12点一刻、晚上9点45的《体育节目》是必修课。实况转播也场场不落,张之老师、宋世雄老师、杨青老师、韩乔生老师的转播都听过。大三的时候还给张之老师写过一封信,大概是谈对中央台洛杉矶奥运会报道的建议。自然,和郭静老师待遇相同,这封信也是石沉大海。后来到中央台体育组实习乃至工作,成了张之老师的学生,他的“听众是上帝”的教诲至今刻骨铭心。

  1988年,我正式进入中央台体育部,开始了体育新闻生涯,直到2008年。这20年,我见证了体育广播作为排头兵的不断创新和尝试。

  1990年北京亚运会,首创大型多点直播节目《亚运赛场实况》,我作为节目策划和主持人每天调度四位转播员和十几路记者完成两个半小时直播。

  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首次实现用无线电话现场直播。那个时侯普通手机的电池续航能力较差,为保证播出,我们租用了类似车载电话式的无线设备,每天背到现场直播重点赛事。这种设备当时还属于新鲜事物,安保人员也没怎么见过,有时候会迟疑是否放行进入赛场。后来我就把设备放在大采访包的最下面,上面放着资料、录音机。如果保安使劲往下查,我便拿出准备好的纪念章、清凉油等小礼品“贿赂”对方,让他高抬贵手。就这样,我在巴塞罗那做了8场现场直播,包括游泳和跳水项目,其中7场中国选手夺得了金牌,是那届奥运会中国代表团金牌总数(16枚)的将近一半。

  1993年国际奥委会第101次会议,北京首次申办奥运,中央台开辟四个半小时的特别直播《奥林匹克之夜》。我作为前方记者全程参与直播。当时我们做了两份预案,在我衣服的左右口袋里分别放着成功与不成功的两份稿子。直播开始以后,我就一直在寻思着是不是把不成功的那份稿子扔了,以图个吉利。宣布仪式开始后,萨马兰奇主席首先感谢五个申办城市,这五个城市是按照打头字母顺序排列的,北京是B打头,第一个被念到。听见北京两个字,北京直播间的主持人就开始欢呼了。但我还是保持着冷静,赶紧打断主持人说,这是萨马兰奇主席在感谢申办城市。直到萨马兰奇宣布悉尼获得2000年奥运会主办权时,我用颤抖的手拿出第二套方案的稿子,把这段不到200字的文字念完,当时的声音也在颤抖。

  1994年10月,我们开创了大型谈话类直播节目《体育沙龙》,每周日播出近两小时。我也比较系统地走上了主持人的岗位。多年的主持生涯,有幸结识搭档了两位名人。

  一位是张路。八十年代末,体育评论还比较稀有,我在报纸上经常看到署名张路的小块文章,点评足球思路清晰。后来偶然的机会认识了张路老师后,就邀请他到台里录节目。那个时侯的节目还多是录播,录错了还可以倒回去重来,但和张路老师第一次录节目,内容是高丰文率领的国足的世界杯预选赛前景分析(就是只差一步到罗马那次),10分钟的节目一气呵成,而且语气衔接天衣无缝,完全是直播的感觉。有了这次完美的合作,以后便经常找张路做节目,每次都配合默契。足球研究者甚众,为什么张路广受欢迎,主要是他能把复杂的足球理论用通俗的语言表达出来,让老百姓能听懂。后来张路老师转战电视,他的这个特长得以充分展示。

  二是老梁。老梁其实不老,比我还小不少,所以我QQ的名字叫老老梁。老梁2003年世乒赛开始和中央台合作,2004年雅典奥运会、2006年德国世界杯作为主要嘉宾参与中央台特别直播得到听众的喜爱。老梁有两大特长。首先是记忆力超群,过目不忘。这得益于他小时候曾师从东北象棋大师王嘉良。其次是表达能力强,什么事无论他亲历与否,都能描绘得生龙活现。老梁还对中国传统艺术很有兴趣,相声、评书、二人转都能来两下。于是我们就萌生一个念头,为什么不为老梁量身打造一个节目,就叫《体育评书》。用评书的形式评点体育事件。我们还请来了腾讯的直播团队做视频直播,用时髦的话说叫实现了媒体融合。《体育评书》网络视频直播以后,网友每期发来的帖子多达千余条,浏览量更在十万人次以上。《体育评书》也当选为中央台十佳栏目。

  2008年以后,中央台的体育节目逐渐退出历史舞台。只有到了奥运会、世界杯这样的重大赛事才会有特别节目。说来也怪,我也是到了那个时侯才像打了鸡血一样精神亢奋。看来,我和体育广播的一世情缘是无法斩断了。

  以无线电波传送声音的广播,作为一种媒介工具,自从上世纪问世以来,就以传播迅速、受众广泛、成本低廉、感染力强等优势,成为大众媒介的最佳形态。明天中国之声将继续推出系列调查报道《亮剑黑广播》第二篇:《黑广播有多富》。

-------体育评书(8)----